CBA

阴阳天师第17章浑水

2020-01-24 21:57: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天师 第17章 浑水

清风子当然不知道这是我做的。..【首发】那天我抓了鬼后懒得动手清理,反而留下了些许残留气息。清风子看过微微皱眉,掏出一张符,顺手清洗了一下说“这里已经没问题,去下一个宿舍吧。”

出了宿舍,清风子目光落在被锁的对面宿舍。

警察解释“据说这个宿舍十年前封锁了,想来应该没问题吧。”

“能不能打开?”

“我去问问宿管,宿管应该有钥匙。”

“不用了,能打开好办。”清风子说着,走前两步,手握住了那把满是铁锈的大锁,稍稍用力,大锁应声而断。不过,他没有再动,他抬起头,看着面贴的符问“有同行来过?”

“据说有位年轻人来过。”

“年轻人……”清风子嘀咕了一句,伸手揭掉了门的符看了一眼,“很普通的镇魂符,制作虽然很粗糙,但灵力很强,不知道是哪条道的。”

他推门走了进去,霎时一股陈旧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夹带着片片灰尘,呛得的他退了两步。

警察“需不需要清扫一下?”

清风子摆手“不用不用,这样才看的真切。”清风子用道袍捂着鼻孔走了进去,这宿舍十年没打开了,无论地面还是床铺都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墙角到处都是蜘蛛。

他们走进,地面留下数个脚印。

清风子看的很仔细,良久他才走了出来,深深吸了口气。

“师父……”

“大师有什么发现?”

“去另一个宿舍看看。”清风子没有多做解释,脸色很是沉重,摆了摆手,关了宿舍门,挂了锁,却没有锁,他沉吟了一下,将手里的符重新贴了。

警察看他那么严肃,不由对视了一眼,心打鼓,难道真的是鬼?

最后一个是林琼所在的宿舍。

这个宿舍除了校外住的学生,许芳与王丽都死了,而林琼失踪了,警察不得不重视。

清风子走进宿舍查看了一下,眉头大皱,嘀咕“怪,这里灵力与鬼气都很重,难道是贴符的年轻人?不对,如果是,警察肯定会说。”

“大师,大师……”

警察们郁闷,这大师怎么总是发呆,到底行不行啊。

清风子回过神来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

清风子想了想说道“我需要一个桌案,蜡烛、冥纸、朱砂等物,帮我摆在第二个宿舍门口。”

“没问题。”警察们说了一句,连忙退走。

身边的年轻人问“师父,你进来后眉头一直紧皱,是不是很难办啊?”

“是啊,鬼气冲天啊。”清风子愁眉苦脸,捏着胡须摇头,一脸后悔的样子,“早知现场是这样,我不淌这趟混水了,可惜,已经迟了。”

……

晚,我打给聂融需要去看尸体,聂融开车接我。

我们先去看许芳与王丽。

这两人刚死不久,尸体放在停尸间。有聂融这个警察在,没人敢阻拦,很顺利的进入停尸间,找到了两人的尸体所在。

聂融“按照尸检报告,许芳死于跳楼,而王丽却是心肌麻痹。”

我点点头,没有说什么,掀开了盖尸布。警察都是以科学为主,检查尸体无非是从尸体表面伤痕,内部检查,而我的检查是死者尸体有没有触碰过脏东西。

聂融靠在一边,盯着我的动作。

我翻看着两具尸体。

当我检查完,聂融才走了过来问“怎么样?”

“正如你们检查的一样,只不过,她们身确实残存着鬼气,这证明她们死前都看到了鬼。”我将白布重新盖在尸体,“她们的魂魄不在这里,看来我要再去一趟北贤高。”

聂融吃惊“你的意思是,她们的魂魄还逗留在女生宿舍?”

“不一定。”

“怎么说?”

“小玲的死,是被人抽走了三魂七魄,那天我在女生宿舍没有发现她的鬼魂,所以,我们也不一定能找到许芳与王丽的魂魄。”

“那林琼呢?”

“她是一个线索。”我招呼聂融,将尸体推进冰冻间,“她的失踪如果是被人抓了,那么,我们可以沿着线索追查下去,如果是消失,可能她还在女生宿舍的某个地方。”

聂融默然“我实在想不出对方搞这么多事的动机是什么。”

“走吧。”我笑笑没有解释。普通人的思维怎么可能理解灵异圈内的事,在灵异事件,有的是人御鬼,也有的是鬼御人,其间的疯狂不可捉摸,绝非常人能理解。

好降头师,在很多人看来它是极为邪恶的。其实降头师是一门十分凶险的职业,修炼稍有差池,会遭到反噬,那时是鬼御人,也是我们说的走火入魔,踏入魔道。

我与聂融走出医院,天色已经很晚。

聂融看着夜空“今晚清风子开坛抓鬼,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摇头“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既然他出手,我不能干涉。”

“那我送你回去。”

我再摇头,嘿嘿一笑“虽然不能干涉,但看看还是可以的。”

聂融“……”

……

我与聂融来到北贤高。不过,为了避嫌,我们都没有进去的意思,我们在对面的一家餐厅坐了下来,点了些吃的,看着对面,一边闲聊着。

“你说清风子为什么会找我们?”聂融对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清风子完全可以避开警察,去找校长,如此一来还可以得到一些好处。

我笑“清风子不是傻瓜,他一定也看出了这件事背后有人操控,所以才找你们。”

聂融一怔“他是在寻求庇护。”

“或许吧,这只是我的猜测。”

“不行,这件事我必须通知王队。”聂融越想越不对,连忙掏出,拨通了号码,将自己的推测说了一遍,并建议派些人来注意北贤高周围的情况。

他挂了说“好了,王队会派些人来,如果真有幕后之人,他绝对跑不了。”

我似有深意“为什么队长会听你的?”

“因为我说的有道理啊。”

“不对吧。”

“……”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湖北癫痫病医院
徐州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三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