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HP魔法传记 第九百零九章 返回

2020-01-19 10:34: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HP魔法传记 第九百零九章 返回

“告诉我,卢修斯-马尔福这些几天怎样?我希望他使很高兴他的小狗在霍格沃茨学习,不是吗?”

“说到狗,”斯内普柔和地说,“你知道卢修斯-马尔福上次在你出去走走的时候辨认出你吗?放聪明点,布莱克,让你自己在一个安全的车站月台上被看到。给你一个铸铁的窗口,在以后离开你的藏身洞,不是吗,本来应该在,哦,我记得,是挪威,和那些蝙蝠在一起?”

小天狼星举起了他的魔杖。“不!”哈利大叫,跳过桌子,试图走进他们之间。

“小天狼星,不要!”凡林大喊到,就知道两个人在一块会出问题。

“你说我是一个懦夫吗?”小天狼星吼道,试着推开哈利,但是哈利并不移开。

“为什么,是的,我想我是的,”斯内普说道。“哈利——从——这里——出——去!”小天狼星疯狂地吼道,用他的另一只手把他推到了一边。

“你给我让到一边去。”说着,斯内普毫不犹豫的把凡林推到一旁,“我需要给这只疯狗一些指导……”

厨房的门打开了,整个的韦斯莱家庭,加上赫敏,所有的人都走了进来,所有的人看起来都非常快乐,和穿着一件被橡皮布复盖的有斑纹的睡衣的韦斯莱先生一起自豪的走着。

“治好了!”韦斯莱大声地在厨房里宣告。“完全的治好了!”

然后他和所有的韦斯莱一样在开始时惊呆了,呆呆的看着在他们的前面场面,在中间的动作也被中止,小天狼星和斯内普看着门,同时他们的魔杖互相指着对方的脸,凡林和哈利站在中间,试着阻止二者攻击对方。

“梅林的胡子,”韦斯莱先生感叹的说道,他的脸上微笑渐渐消失了,“你们在这里在干什么?”

小天狼星和斯内普都放下了他们的魔杖。凡林从看了看一个,又看了看另一个。每个人都带着极度轻视对方的表情,仍然想不到这么多目击者一口气从入口涌进来的感觉。

斯内普收起了他的魔杖,转身穿过厨房,没有对韦斯莱说一句话就走了。

在门旁,他回头看了看。

“六点钟,星期一傍晚,波特。”于是他走了。

小天狼星在他身后怒目而视,他的魔杖在他的身旁。

“这里在干什么?”韦斯莱先生再一次问道。

“没什么,亚瑟,”小天狼星说道,气喘吁吁地,好像他刚刚跑了很长的距离。“只是在二位学校里的老朋友之间友好地闲谈。”由于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努力一样,他微笑着。

“于是,你被治愈了?那是很棒的消息,真的很棒。”

“是的,不是吗?”韦斯莱太太说,带着他的丈夫向一张椅子走去。“巫医斯蒂芬最终用他的魔法,制造了一个解毒药来对付蝙蝠的尖牙”

“而且亚瑟也学习了麻瓜的药,不是吗,亲爱的?”韦斯莱太太补充道,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是的,茉莉,亲爱的,”韦斯莱先生温顺地说道。

“很高兴看到你回来,韦斯莱先生。”

那次晚餐十分快活,韦斯莱先生回来的喜悦笼罩着他们。

哈利可以看得出小天狼星试着这么做,然而当他的教父并没有注意他,为弗雷德和乔治的笑话开怀大笑或是提供给大家更多的食物,他的脸上又显现出了忧郁,沉思着脸。

哈利已经被蒙顿格斯和疯眼人为的分隔开来,向韦斯莱先生庆祝。

他想和小天狼星说话,告诉他不要理斯内普所说的话,斯内普正在故意地刺激他,别人不认为被邓不利多留在老房子里的小天狼星是一个懦弱的人。

但是他没有机会这么做,并且,注视着小天狼星脸上那丑陋的神情,哈利有时想他是否有机会去提起这件事。

相反地,他用微小的声音告诉罗恩和赫敏有关他必须参加斯内普的大脑封闭术课程的事情。

“邓不利多希望你不要再做那些有关伏地魔的梦,”赫敏立刻说道。

“嗯,你不会难过失去了那些梦,不是吗?”

“与斯内普上额外课?”罗恩说道,用大为震惊的语调。“我将会宁可有梦魇!”

第二天,他们坐着骑士公共汽车回到了霍格沃茨,再一次接受唐克斯和卢平的护卫,第二天早晨,当哈利、罗恩、凡林和赫敏下来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在厨房里次早餐。

当哈利打开门时,那些成年人低声地谈着话;他们看起来都十分慌张,迅速回到了沉默。

在一份匆忙的早餐之后,他们都穿上了夹克和围巾,来对抗这寒冷而灰暗的一月早晨。

这让哈利心中有一种不愉快的感觉;他不想对小天狼星说再见。他对这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他不知道。当他们下一次看到对方时,他觉得他有义务阻止小天狼星做傻事——哈利担忧斯内普对他懦弱的谴责已经深深刺痛了小天狼星,这可能使他愚蠢地计划到老房子外做一些旅行。

事实上,这是不被允许的,小天狼星现在受到的关注并不比凡林他们少,明眼人都知道,小天狼星绝对是邓布利多一方的,受到魔法部的关注自然也不少。

更糟糕的,那就是小天狼星从魔法部辞职了,以福吉的态度,他们绝对会盯死小天狼星,这会让他们觉得有所收获。

然而,当哈利想起该说什么之前,小天狼星已经到他的身边,向他招手。

“我希望你带着这个,”小天狼星平静地说,塞给哈利一个包装粗糙的包袱,大概是一本平装书。“那是什么?”哈利问道。

“使我了解斯内普让你不好过的一个途径,不,不要在这里打开它!”小天狼星说,机警地看着韦斯莱太太,那个正在劝说双胞胎穿手工编制的手套的人。

“我想茉莉不会赞同——但是我希望你在需要我的时候使用他,好吗?”

“好,”哈利说道,把包袱放在他的夹克衫的内口袋中,但是他知道无论它是什么,他也不会去用它。那将不是他,哈利,把小天狼星从安全的地方引出来的人,无论斯内普在即将来临的大脑封闭术课上对他用多么卑鄙的手段。

“那么我们走吧,”小天狼星说道,拍哈利的肩膀,可怕地笑了笑,在哈利说别的东西之前,他们走到二楼,在那上了锁的门前停住了,被韦斯莱环绕着。

“再见,哈利,小心,”韦斯莱太太说道,拥抱他。

“再见,哈利,而且为我留意那些……”韦斯莱先生亲切地说,摇动他的手。

“好的——是,”哈利心烦意乱地说道;那是他告诉小天狼星要小心的最后机会;他转过头,看着他教父的脸,张开了他的嘴说,但在他可以做这些之前,小天狼星简短地对他说了些,单手拥抱了他,并且说,“照顾好你自己,哈利。”

那一刻,哈利发现他自己变得逃避出去,进入冬天冷的空气,和唐克丝烦恼地走下了台阶。

“帮我照顾好他,凡林。”小天狼星语重心长的说到。

“会的。”凡林说到,“不过,还请多留意……”

凡林看了刚刚走出门的赫敏,“我是说,让克利切老实的待在这所房子里,我想他应该是隐身躲在哪里,不过,还请不要伤害他。”

“克利切?”小天狼星诧异的说到。

“没错!”凡林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便转身离开了。

十二号的门在他们后面猛然地关上。他们跟随着卢平走下了前面的台阶。当他到达了人行道的候,翻记录看了看四周。在它伸长的任一边上,十二号正在快速地收缩,消失在视野中。一眨眼后,它已经不见了。

“返回学校,这还真是一件久违的事情,希望乌姆里奇有所改变。”凡林故作轻松的说到,不过看这架势,离开霍格沃兹的日子应该不算太远了。

“过来,我们越快上公共汽车越好,”唐克丝说道,凡林看见她在正方形的周围的匆匆一瞥,显然,因为韦斯莱先生的事情而有些神经过敏。

卢平伸出他的右臂。砰……一阵强烈的尾气,“三倍的装饰者”公共汽车便在前面稀薄的空气里出现,勉强避免撞上最近的街灯柱,向路后跳跃。一个瘦的、有疙瘩的,有耳的水壶的年轻人在一片迷茫的雾气中出现,走到人行道,说道,“欢迎到那——”

“是的,是,我们知道,谢谢你,”唐克丝很快地说道。“

上去,上去,上车——”她推着哈利上了台阶,穿过售票员,有人在哈利经过的时候戴着眼镜看着他。

“嗯——它是许多——!”

“如果你叫出他的名字,我要诅咒你直到你忘了它,”唐克丝威胁地嘀咕道,现在金妮和赫敏分开来。

“我总是希望假期能够长一些,”罗恩有些郁闷地说道,在车上加入了哈利,环视着四周。

当凡林最后一次乘坐骑士公共汽车旅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它的三个甲板上放满了黄铜的床架。

现在,在凌晨的时候,杂乱的椅子随意排列在窗户旁边。当公共汽车在老房子旁突然地停下来时,窗户旁的那些椅子突然掉了下去。一些巫婆和男巫仍然抱怨地站着,一些人的购物袋滑到了车旁:倒出了令人不愉快的蛙卵混合物、蟑螂和乳蛋糕乳脂,这些东西散布得到处都是。

“看起来我们不得不分开了,”唐克丝轻松地说道,在空椅子旁四处看了看。“弗雷德,乔治和金妮,如果你们坐在后面那些位子。卢平就可以继续陪着你们。”

她、哈利、罗恩、凡林和赫敏走上了上面的车仓,公共汽车上的那个地方的前面有两张空椅,后面也有两张。

斯坦,那个售票员,热心地跟随了哈利和罗恩到车的尾部。所有人在哈利经过的时候转过了头,当他坐下后,他看见所有的脸再一次看回前面。

当凡林和赫敏每个人交给斯坦十一个铜纳特后,公共汽车再一次出发了。

和往常一样,骑士公车剧烈地摇动着,这绝对是老司机的开车方式。

它隆隆地在老房子周围行驶,发出巨大的声音离开了人行道,然后,随着又一声巨大的砰响,他又先后冲去;罗恩的椅子向右边倾倒,小猪倒在了他的大腿前,奋力冲出从他的笼子,叽叽喳喳地飞到了车前,降落在赫敏的肩上。

哈利奋力避免倒在蜡烛台上,向窗户外看:车子在一条汽车高速公路上加速向前行驶。

“只不过出了伯明翰,”斯坦快乐地说,回答了哈利并没有说出口的问题,罗恩努力在从地板上爬起来。

“你保持地不错,哈利?整个夏天我都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但那并不好。我对艾拉说,我说,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不像傻子,只不过是去炫耀罢了,不是吗?”

他接过了他们的票并且继续注视着他,迷惑不解地看着哈利。

显然地,斯坦并不关心一些人是怎么疯狂的,不论他们在报纸上多么出名,骑士公共汽车剧烈地摇动,超过了一辆汽车。

向公共汽车的前面看着,哈利看到凡林小心翼翼的抱住赫敏,而小猪则在赫敏的肩上快乐地摇动着。

砰——当骑士公共汽车从伯明翰的汽车高速公路驶向一个有着许多险湾的安静的乡村小路时,椅子再次向后倒下了。

道路的两边的灌木篱墙都向后退着。从这里,他们来到了一个忙碌的城镇中央的大街,然后驶向一个被高山包围的道路,然后又到了一条被风吹扫的道路,每一次都又一个巨大的砰声。

“我已经改变了我的想法,”罗恩喃喃自语,第六次从地板上站起来,“我再也不搭乘这个东西了。”

“听着,在这之后是霍格沃茨的停靠站,”斯坦大声地说,对他们挥着手。

“前面的一个专横的女人上了车,他给了我们一点小费去排在队前,我们先让玛莎夫人下车,虽然——”下面传出了一阵恶心的声音,随着飞来了一阵可怕的噪音,“——她不觉得她最好。”

几分钟之后,骑士公共汽车尖叫着停在了外面的一个小酒馆旁,努力使它避免发生碰撞。他们可以听见斯坦带着不幸的玛莎夫人走出公共汽车,在第二层放心地抱怨身后的乘客。

车子再次启动了,加速,直到——砰——他们正在穿过满是雪霍格莫德。哈利瞥见猪头酒吧就在街道的旁边,一可怕的猪头标记在寒风中吱吱作响。点点雪花飘落在车前打窗上。

最终他们停在了霍格沃茨的大门前。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南京肛泰医院有哪些医生
云南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大庆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郑州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