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魔武撼天 第一卷 大玄帝国 第四十章 牛刀小试

2019-12-04 13:44: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武撼天 第一卷 大玄帝国 第四十章 牛刀小试

张氏米行,占据了当街的数间屋子,生意很是红火,一个个伙计里里外外忙个不停。

米行老板正在打着算盘,老板娘也在招呼着客人。

“老板,给我来两袋上好的米。”

一位头戴斗篷看不出具体多大年纪的大汉走了进来。

张老板抬起头来:“好的,你稍等。”

随着张老板对身旁伙计使了个眼色后,伙计立刻小跑着奔向了屋内,片刻后,伙计提着两袋米走了出来,递给了遮面大汉。

不料这大汉接过米后,径直走向门外,竟没有一丝付钱的意思。

张老板见此顿时喝道:“站住!”

随着张老板的叫声,数个伙计立刻会意,团团将大汉围了起来。

大汉被斗篷遮面,看不清表情,只听得其一生冷哼:“区区两袋米而已,张老板何以如此,若是为此丢了性命便有些得不偿失了。”

张老板盘踞此地已久,手底下也是养了好几个人,并不畏惧:“大胆狂徒,敢在此生事,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给我拿下,将其带往官府。”

随着张老板的厉喝,顿时,数个伙计手持棍棒的便从里屋冲了出来,对这大汉便是一通乱打。

大汉面对着众人的袭击,并不还手,只是紧紧的抱着两袋米,嘴里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闷哼。

如此场面,顿时引来了不少看热闹之人,就连远处巡逻的大玄侍卫也是缓缓的走了过来。

白涂静静站于屋檐之上,凭着过人的目力,依稀透过面纱,发现大汉此时有些焦急起来。

不过白涂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盖因资料上明确标注了此人身材样貌,姓甚名谁等等信息,而且最重要的是,据称此人还有同伙。

大汉的极力忍耐也证实了此人的异常。

随着侍卫的逐渐走近,大汉终于一声爆喝,身形连动间,原本围着他胡乱击打的几人顿时被踢出了老远,他本人更是冷冷的看了看远处的侍卫,身体几个跳跃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数名侍卫发现了此人的非同寻常,迅速抽出腰中钢刀:“追!”

白涂一路尾随大汉而行,只见大汉绕着街巷七拐八拐的停在了一处类似白涂所住一般的破旧院落之前,四下张望了几眼,便直接推门而入。

“老二,你怎么如此慌张?”

一位独眼大汉迎面而来,急忙问道。

大汉将斗篷摘下,深深的吸了口气:“大哥放心,只是一些小麻烦而已,无妨。”

独眼中年男子听闻此言,当即面色一变:“老二,可别忘了你我二人蜗居于此的目的,千万别因为一些小事而暴露了痕迹,区区大玄侍卫倒是无妨,若是被那些可恶的赏金猎人发现了,可是小命不保。”

“大哥放心,小弟自有分寸。”

独眼大汉这才松了口气,然而还没等他转身之际,便察觉到了一丝危险气息逐渐靠近了过来,一只绿眼顿时间寒芒连闪。

“谁?”

门口处,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年轻男子,男子双手空空,脸色却平静异常。

二人心里蓦地一沉。

、、、、、、

几名大玄侍卫正气喘吁吁的蹲在一个胡同口处暗暗恼怒之际,就听得百米之外突然传来了剧烈的打斗声音,几人脸色一喜,顿时寻着声音源头处再度冲去。

当几人赶到院子之时,见一位年轻男子正气定神闲的站在中间,两位大汉早已处处伤残,胸口处赫然已经凹凸不平起来,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逃犯杜明与杜一山!

!!”

几人惊呼出口,为首一名身材矮小的护卫上前一步警惕的问道:“阁下是谁?二人可是你所杀?”

另外两人见此情况也是有些忐忑起来。

白涂将令牌拿出,朝几人眼前一晃。

三人见此令牌,哪还不知道眼前青年的身份,顿时连忙躬身行礼的同时,心里也是大松了口气,之前却是几人将白涂误会为二人江湖上的仇家了。

“既然相遇,我便再送你们一番机缘,跟我走吧。”

白涂收起令牌淡然说道。

几人大喜,只留下了一人回衙门叫人之外,另外两人紧紧跟着白涂的步伐。

不怪几人如此兴奋,虽说大部分所谓的凶徒对赏金猎人并无太大意义,但反过来说的话,但凡入得赏金猎人眼里的凶徒,对几人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功劳。

这些凶犯无不是罪恶滔天之人,能够抓捕他们送进官府,自然能获得一笔极为不菲的奖赏。

........

王员外今天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原因便是今日,他的最后一个儿子也即将娶亲成家了。

看着旁边夫人一脸的笑意与满堂家人的喜气,王员外不禁露出了一丝满足感。

就在这时,一下人模样的小斯急急忙忙的冲进了大厅内。

看着小斯慌张的模样,王员外喜悦的内心顿时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老爷不好了,采花大...大...大盗,卓一凡,劫···劫···劫亲了。”

王夫人乍听到“卓一凡”三个字后,便直接晕厥了过去,众人急忙将老夫人扶住,其余之人尽皆是看向了王员外。

“传闻这采花贼抢亲当时便会直接将新郎杀死,也不知我儿遭没遭其毒手,此刻容不得多加考虑了。

王员外只是略作沉吟,便放眼四周,你你你...还有你、跟我走,其余人照顾好夫人!!!”

王员外此刻虽说有些绝望,但并未慌乱,言行之间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

街头幽暗巷子内,一副新娘打扮的娇媚女子,此刻有些花容失色的躲在一同样身着红色服饰的青年身后。

青年嘴角一丝鲜血流淌而出,双拳紧握的看着眼前如同恶魔一般的男子。

“卓一凡,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是会都城,大玄侍卫与赏金猎人无处不在,你难道不要命了么?”

青年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

“大玄侍卫都是一群酒囊饭袋,又有何惧?

至于赏金猎人嘛~~虽说难缠,但比较厉害的几位都去了松山郡,谁还留在此处?剩下的一些人就算真来了,我卓一凡又有何惧?”

卓一凡狞笑之间,望向青年身后的娇媚女子,银秽之色大盛。

这时,一声淡漠的声音在他耳边突兀的响起。

青年与身后女子皆是一愣。

而对面卓一凡却是悚然而惊,只觉身后仿佛突然间出现了一只野兽般,正张开大嘴向他撕咬而来,仓皇间紧握成拳,向后方猛地轰去。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白涂修为之浑厚远超同阶,外加肉身强横无比,此刻又是背后偷袭,面对仓促间出手的卓一凡,自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随着“砰”的一声爆响,卓一凡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陡然间传来,紧接着身体便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一口殷红鲜血狂喷了出来。

这新郎官与新娘子二人具皆是嘴张的足以塞进鸡蛋那么大,一时间难以置信的望向白涂,又是震惊又是恐惧。

直到两位会都城侍卫从拐角之中走出来后,青年顿时露出恍然神色,随即一喜,连忙上前道:“多谢于侍卫,于侍卫大恩大德我王家必定委以厚报。”

于侍卫闻听此言,顿时一惊,生怕白涂为此恼怒,正要出言解释一番,却见白涂摇了摇头,只好话锋一转冲青年道:“好了,你二人赶紧离开此地吧,记着不要多嘴。”

青年不明所以,却是不敢违背于侍卫之言,道了一声谢后拉着娇妻便连忙离去。

白涂并未说话,心念一动之下,催动早已从介子袋取出的影像珠。

一抹蓝色光芒激射而出,蓝色光芒围绕此地一个盘旋后又再度激射而回。

这便是金级猎人与银级猎人的不同之处。

银级猎人需要斩下暴徒头颅,将之带往官府,而金级猎人自有影像珠记录,故此,可直接将尸身交给几个侍卫。

这一番举动,等于将大部分功劳送与了几个侍卫,侍卫如何不感激。

“小人于猛,大人以后有用得到小人的地方,尽管知会一声。”

于侍卫双眼冒光的看了看卓一凡,随后对白涂重重的行了一礼。

“不必如此,你我所需并不犯什么利益冲突,我顺手而为便能帮你大忙,何乐而不为,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白涂思索了片刻,又是语出惊人。

两位护卫闻言,顿时面露狂喜之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