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南京南京首映礼谢绝战争珍重和平略

2020-10-16 04:06: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京!南京!》首映礼 谢绝战争,珍重和平

  《南京!南京!》主创昨日拍摄地再见群众演员

  见他们看哭了,导演陆川激动地说——

  “片中那一张张生动的面孔

  都是长春人”

  淑云保持着难民营的日常生活起居,日本兵士对这间会聚了金陵芳华的难民营虎视眈眈。两次闯入后公然开出条件:“借”1百个女人3周,同意,所有人能得到充足的粮食和过冬物资;不同意,难民营将再无宁日。当姜淑云流着泪转述这些话后,难民营内死一般寂静——直到曾的妓女小江举起了涂着红蔻丹的手……

  日本人开始对南京城中的男人们展开搜索,大批男人被带走。只有有女眷认领的人,才可以领取良民证,否则便被当作兵士处决,且每一个女人只能认领1人。没有亲眷的姜淑云换了三次头巾,救出了两个男人,当她第三次折返时,被日本兵看出了破绽。她被日本兵带走,走过角川身旁时,她盯着角川,决绝地说,“杀死我”……

  【观影】

  姜淑云、小江、唐太太、唐小妹,是《南京!南京!》中的“4朵金花”,在她们身上传递着坚毅的气力。当小江走出人群,一丝泪水在她脸庞滑落,黑白片中只能靠灰黑对比度感受到她指甲上曾艳丽的红色。换装救人的姜淑云被识破后,被日本兵带走,全部影片静下来,只有角川急促的呼吸声,1枚子弹正中她的头部。影片两次安静下来,但是这类静谧却带着摄人心魄的气力,泪水在小江的脸上悄悄滑落,观众席间却传出一片片地抽泣声,太多观众哭了,他们说,“这样的人物命运太震动了,可也让人憋闷”。

  【解读】

  陆川说:“这不是一部文娱片,不是用来让观众笑的。这4、5年,观众习惯了把电影当‘甜点’吃,也该吃一回‘龟苓膏’了。其实观众看到的成片中,我们已拿掉了很多非常极端的戏。但是历史的真相没法躲避,我一直挣扎在历史和当下艺术之间,现在已是可以让观众接受的了”。

  秦岚(饰演唐太太)

  每个中国人都在抗争

  顶着“琼瑶女郎”的头衔,秦岚拍戏就没少哭过,但在《南京!南京!》中她第一次哭得痛心扉,“离开剧组几个月,我还都沉醉在痛苦的情绪中,几近没办法出戏。”

  谈到唐太太一角,秦岚说,这个角色没什么大情怀,在戏份少的情况下,她尽力要让每一次出场都很有层次感,“记得有一场戏,是群众演员让我入戏了,看见那么多人伸出手,含着泪乞求生命,我被感动了,没拍之前就一直哭。”一部《南京!南京!》拍下来,秦岚用“心力交瘁”形容她的感受,“几近演到我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觉得演得不完善,我自己常常哭。”但也是这部戏,让她知道了中国人的骨气,“每一个中国人都是甚至会发生爆炸。用生命和日本人抗争,那种震动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自拔。”

  江一燕(饰演妓女小江)

  每一滴泪都刻骨铭心

  以往在影视作品中扮相清纯的江一燕,在《南京!南京!》中出演妓女小江,为保护同胞,她第一个举手走出“安全区”充当慰安妇,大义凛然使人敬佩。零片酬出演,江一燕说,她就冲着陆川,冲着这部戏。

  江一燕最初提出加盟《南京!南京!》,曾被陆川谢绝,“他见到我时就说没有角色适合我,由于我长得太小,像高中生一样。后来陆川找来我,相信看了我很多资料,觉得我有‘不忿’的劲合适这个角色吧。”剧本中,小江的戏份并没有电影出现出来的这么多,人物也不饱满,对这个角色江一燕没有太多的准备,“完全打破了自己之前的形象,很多朋友都不敢相信我能演妓女。我没在表演上有甚么设计,只是真诚地去演,每一滴眼泪都很刻骨铭心。”

  中泉英雄(饰演日本兵角川)

  每站宣扬后他都偷着哭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小宝宝蛋白质过敏喝什么奶粉
奶粉过敏
复方鳖甲软肝片在福建哪里有卖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