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法眼至尊第一百一十三章沾光

2020-01-22 16:1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眼至尊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沾光

“噗~”

听了吕作冰的添油加醋的汇报后,县长吕正的脸色变成了牛肝色,心里面气血腾腾地往上窜,到了喉咙里被强行压下去了,不过很快又窜了上来,怎么压也压不住,一口老血像一簇血雨一样喷了出来,而且身躯还摇摇晃晃,似乎要摔倒。

吕作冰站在吕正面前,见吕正喷血,急忙向旁边一闪身,躲过了大部分的血雨,但是半张脸和半边身子无可避免地被喷到,变成了阴阳脸,极其狰狞,也极其狼狈。

“县长~”骆远奔和斯民康站在侧面,幸免于难,冲上去从左右扶住吕正,声音急切地喊道。

“气死我了!......”吕正双臂一晃,把两人给甩得踉跄倒退了好几步,差点摔了一个狗啃泥。

吕正能不气吗。

之前薛川诊断说吕斯雨被怪物缠身,他就火冒三丈,直接把薛川关进了县衙大牢,后来杨任诊断说被黄鼠狼吸光了荫精和阳气,他当场就发作,在吕斯雨的病床前与杨任发生了一场大冲突,现在杨任当着几乎全县人民的面,宣布黄鼠狼是他女儿的相好,他的怒气冲天,每根头发都竖了起来。

那句话本来是小金龟说的,但是被吕作冰一渲染,吕正感觉就是杨任那厮说的。

吕正抬手指着警察局长骆远奔,歇斯底里地吼叫道:“去,把杨任给我抓起来,关进大牢!”

“是!”骆远奔答应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屁颠屁颠地下去了。

“等一下。”斯民康从地上爬起来,叫住骆远奔,然后抬头看向吕正,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县长,现在杨任还关不得。”

“怎么关不得!”吕正用俾倪一切的眼神藐视着斯民康,飞扬跋扈地说,“在龙原县,本县说关谁就关谁!”

“是是......县长就是龙原的天......可是......杨任刚刚把小姐的命救活,而且......这事已经弄得全县皆知......贸然把杨任关起来,恐怕会在百姓心目中造成不好的印象......而且也有可能传到上头......”斯民康战战兢兢说道。斯民康之所以为杨任说话,是因为他的确觉得没有理由抓捕杨任,况且,他还有个得了黑血病的侄女需要杨任医治,后者现在正在从乡下老家送往砭石医院的途中。

吕正明白斯民康的意外之意,他们吕家昨天还敲锣打鼓要招杨任为县马,今天就翻脸抓杨任,这要是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难道就放任杨任那厮侮辱本县吗?”吕正用凌厉的目光扫视着眼前几个人,怒声说道,他虽然跋扈,但是并不鲁莽,否则他也不可能在龙原县长的位置上稳坐四五年。今年正是他升迁的关键时间,他可以不考虑在百姓心目中的印象,但是在上头眼中的印象还是要顾忌的,所以乱来还是不妥当的。刚才他那是气得乱了方寸。

“我看还是直接抓起来!就说他毁谤县长!这个罪名足以把他关几天!”骆远奔谄媚地笑着说。

“关几天?”吕正瞪着骆远奔,语气冰冷地问。

骆远奔抓了抓后脑勺,讪笑着:“按照侮辱县级领导的罪名,可以关十五天。”

“才十五天?”吕正拉长声调说,他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满。

骆远奔哆嗦了一声,垂下了头。他明白了,县长嫌关杨任十五天时间太短,看样子不让杨任坐个十年八年牢,县长是不会满意的。

现场所有人都明白了吕正的意思,互相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发言。

吕作冰用手抹去脸上的血迹,灰溜溜的眼珠子转了几转,很快想到一个妙计,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大哥,杨任那厮不是会治病吗,咱们就从治病方面抓他!假如杨任治死了人,那么咱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抓他,并且关个十年八年......”

吕正冲吕作冰鼓励地点了点头,那意思是“说下去......”

吕作冰意味深长地看了斯民康一眼,然后滔滔不绝,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地说:“弄一批快要死的人,同时送到砭石医馆,让杨任医治!杨任那厮就算医术再高明,难道能医治必死的人?就算他侥幸治好一个两个,难道他能同时治好所有的必死的人?一旦有人死了,咱们就可以立即抓捕杨任,并关个十年八年,假如死的人多了,那么就可以......”说着,他抬手一挥,做了一个斩东西的动作。

斯民康被吕作冰看得心里发毛,恍惚感觉到麻烦又要降临到自己身上,听了后者的计策之后,他的心里直发凉。他偷瞄了骆远奔一眼,后者正在暗暗地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两人平时明争暗斗,争夺县长吕正的宠信,但是此刻,他们心里都想到一块去了:这吕正两兄弟真他麻的坏透了,居然要使用这么毒辣的点子对方杨任!杨任可是你吕家的救命恩人,你们怎么恩将仇报,不择手段地算计你们的救命恩人!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在某一个瞬间,他们心里甚至产生了一种要挂冠归田园的念头......

“嗯,不错!你不愧是本县的堂弟和左膀右臂......”吕正深深地看了吕作冰一眼,毫不吝啬地赞许道,随后皱眉问道,“只是这一批快死的人,到哪里去弄?”

“这个容易!”吕作冰嘿嘿一笑,目光转动着,落在斯民康脸上,呲牙一笑,意味深长地说,“这个问题民康局长可以轻易解决。龙原县有大小十几家医院,每家医院每天都有几个患了绝症的快死的病人。民康局长,你说是不是?”

哎,果然不出我所料,麻烦又落在我头上!斯民康嘴角抽搐了一下,懊丧地垂下了头,他心里对于自己刚才的多嘴恨透了,恨不得掌自己几耳光。

“好好好!这个主意太妙了,哈哈哈......”吕正纵声大笑,他的心情无比畅快,仿佛已经看到砭石医馆门口堆着满地的死人,警察把杨任押上囚车,拉到法场枪毙的情景......

上海远大医院孟庆智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广东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治疗卵巢早衰好医院
岳阳手术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