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神控天下 第1126章 伤心的烈如玉

2019-10-12 20:5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控天下 第1126章 伤心的烈如玉

自从凌笑替烈如玉挡下了致命一击之后,烈如玉整个人一直活在了愧疚当中。

起初一两个月内,烈如玉强烈要求她父亲增派大量人手围杀嗜血流寇以及牛寨帮的人。

这两方流寇的寇首以及帮主已经被诛杀,其余人根本不成多大气候,被烈如玉带领着大批高手,发动诸多人力和资源将他们找到,一一灭杀了。

烈如玉回到河清城之时,她整个人变得憔悴无比,没有了往日那活泼好动的个性。

烈无敌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心疼不已。

他只好让烈永将烈如玉带回烈炎城去养“心伤”了,同时他利用秘术通知他父亲,不需要大动干戈了。

必竟出动一名始神,那会引起多大的轰动。

烈炎城护城河上的一条巨大花船之上。

这是属于烈炎商盟的个人私有船只,并非是开门做花酒生意的船只。

两名绝色美女坐于船舱之内,一名抓着酒杯在肆意地喝着,而另一名则是坐于案前,轻弹着忧伤曲调,使得那饮酒的女子,心情愁上加愁。

正应了那句“借酒消愁,愁更愁!”的古典句话。

一曲终罢,依人轻泣,似有着诉不完説不尽的委屈和苦楚。

弹曲女子娇脸如花,美眸轻荡着秋水,一袭浅蓝绸缎加身,将她那曼妙如蛇的诱惑身材勾勒得完美无暇。

此女子正是曾在这河衅上招过亲的周芷静,烈炎商盟的内门弟子。

另一个女子,貌似天仙,五官如同精雕搭配而成,看起来是那么地完美无暇,而她脸上挂着的凄美笑容,让人看着揪心难受。

“xiǎo师妹,你别这样折磨自己了!”周芷静迈着莲步到了烈如玉身边,将她手中的酒压下劝説道。

看着自己xiǎo师妹第一次如此伤心,周芷静心中也甚是心疼,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内心轻轻叹息了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允!

烈如玉苦笑道“师姐,我只想把自己喝醉了,要不然我总会想起那家伙来,你説他为什么最后会替我挡下那一击,要不然他也不会死的!”。

想起凌笑,烈如玉就觉得心疼不已。

当初她可是讨厌死了这家伙,想要杀他而后快,可是和他接触之后,发现他这人并不是那么讨厌,虽説他这人脸皮厚了diǎn,説话无耻了一diǎn,人好色了一diǎn,但是还挺有义气的,而且知道危险的时候能挡在女人面前。

这一diǎn才是让她觉得最心动的!

她还记得被他第一次摸了她胸部,第一次不在乎她的身份将他臭吵了一顿,更第一次将她的屁股打得开花……

虽是短暂的相处和相识,但是在她心中,他依然变得无比重要了起来。

周芷静轻抚着烈如玉的后背轻声道“你不是説一辈子都不会喜欢那些臭男人的么?把他忘了吧,还有我呢!”。

烈如玉不説话,抓着酒壶直接又独饮了起来。

周芷静不知道该如何劝説,只能在心里祈求烈如玉早diǎn渡过难关。

她心里也在想,她会不会有一天也为了一个男人如此伤心呢?

“见过副馆主!”外面传来侍者的恭敬之声。

只见一道健硕的身影踏入了花船当中,这身影熊腰虎背,远看像是一名壮汉,可她实实在在是一个女子,也是烈炎商盟的副馆主。

“大xiǎo姐你来了?”周芷静一看到烈如意,立即变得规矩了起来叫道。

她是有数知道烈如意身份的人之一,这也是她仗着烈如玉闺蜜身份才知道的。

烈如意轻diǎn了diǎn头,接着看向仍然在喝酒的烈如玉,眉头紧皱了起来

“姐你来啦,快来陪我喝酒,今天我们不醉不归!”烈如玉闪动着迷离的神色叫道。

烈如意二话不説,走到了烈如玉之前,将她案台前的所有酒菜都揭翻了开来。

叭啦!

“你还要喝到什么时候?从河清城回来你一直在这里借酒消愁,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烈如意质问道。

看着颓废的妹妹,烈如意心也是在滴血。

她曾经是想过让凌笑与她妹妹之间发生一些事情,最好两情相悦。

如此便可以与金族搭上关系,那日后她们烈炎商盟肯定会比以前更加强盛。

只是那一次却是闹出了一个误会。

本来她也打消了那个念头,不料这一切还是发生了,她妹妹为了凌笑居然变成了这样子,与平常的她相差太远了。

虽説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是她们之间的

感情却是十分真挚,她这个做姐姐的也是替她妹妹感到心疼难过。

“姐你不懂,他是为了替我挡下那致命一击,才死的,要不然死的会是我”烈如玉哭声道。

“他替你挡下一击这是他应该做的事,他只是我们聘请的客卿执事!”烈如意强调道。

“是啊,他只是一个xiǎoxiǎo的客卿执事而已,可是……可是他曾教过我,让我多替自己身边的人着想,要不是我任性一定要缠着父亲安排我进混乱之岭,他或许就不会有事,都是我连累了他”烈如玉激动道。

“那又怎么样,你是xiǎo姐,他是执事,为你付出生命是他的荣幸,你别这么天真了好不好?莫不成你喜欢上他了?”烈如意大声道。

“我……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他去死,呜哇……”烈如玉应了一声扒在船桥上痛哭了起来。

烈如意坐在她身边轻拍着她的肩膀道“傻丫头,凌笑是一个好汉子,他能挡在女人之前,他就做好了准备,难不成让你一个女人挡在他前面么,振作起来吧,相信他也不想看到你这么伤心难过的!”。

烈如玉不説话,只是不停地痛哭着。

烈如意只能在心中无言地叹息了,希望时间能治好她这痛苦的伤吧!

就在这时,周芷静从船外走了进来道“大xiǎo姐,有位执事説有要事向你禀报”。

烈如意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烈如玉放开,走了出去。

好一会儿之后,烈如意笑着匆匆地走了进来“妹妹,我问你如果他没有死,你打算怎么办?”。

烈如玉不知道她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犹豫了一下道“我……我有什么打算,只要他不死,那我就不用愧疚了”。

“就这么简单?难道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你和姐説实话?”烈如意如出狡黠之色道。

烈如玉露出几分羞涩之意,一想起那张坏坏的笑脸,心里就荡起几分涟漪。

“我……我才不喜欢他那个淫贼呢”烈如玉轻咬着贝齿道。

“既然如此,那回头我将他发配到一个穷乡僻壤之地去好了,省得你看着揪心!”烈如意接话説道。

“对把他发……什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烈如玉先是顺着话説了几个字,接着猛然醒来惊呼道。

“刚不是説清楚了么,你不喜欢那淫贼,我不把他杀了就平宜他了,回头我吩咐让人把他发配到别处就好了”烈如意説着,便同时往外走去。

烈如玉突然弹了起来抓住烈如意道“姐……你是説他没……没死?”。

“呵呵,他是该死呢!”烈如意轻笑着应道。

烈如玉岂能听不出她姐姐卖关子的话语,当即露出了万分焦急的神色道“姐,他在哪,你快告诉我?是不是河清城那边传来有他的消息了?我立即过去找他!”。

烈如意笑着抚着烈如玉的脸蛋道“你不是説不喜欢他么?怎么现在这么着急了?”。

烈如玉轻捶着烈如意羞涩道“姐,连你也取笑我!”。

烈如意正色道“凌笑确实还活着了,而且他现在已经回到了烈炎城了!”。

“真的,太好了,姐快把他叫来,不……还是我去找他吧!”烈如玉惊喜道。

“这事别急,你老实和姐説,你喜不喜欢凌笑?”烈如意很是认真道。

烈如玉露出扭捏之状道“姐你説什么呢,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好,既然你这么説了,那你们之间的事我就不管了,凌笑这次可不是自己一个人回来,还带了两个绝色的女子回来,真没想到他这xiǎo子还真风流,真亏你在这里为他哭得死去活来!”烈如意道。

“什么,他……居然还带女人回来!”烈如玉一下子惊喝了起来。

“嗯,反正你是xiǎo姐,他只是一个下人也配不上你,而且人家风流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管不到,就这样吧!”烈如意无所谓道。

“不行,这淫贼居然不把本xiǎo姐放在眼里,居然敢找别的女人,真是气死我了,亏我还为他哭得死去活来的!”烈如玉露出愤怒之色道。

“那你想怎么办?杀了他?还是杀了他身边的女人?”烈如意反问道。

烈如玉顿时説不上话来了,整个人坐回到船板之上,接着露出一个苦笑道“他回来就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愧疚了,他带多少女人回来关我什么事,真是的!”。

“你这苦丫头,别在欺骗自己了,喜欢就放手去追求吧,以你的条件,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来争抢呢”烈如意鼓励地説道。

説实话,她还真是赞成她妹妹和凌笑成了好事,这可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呢。

七台河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淄博治疗妇科费用
黑河白癜风医院
七台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淄博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