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术士的低语 第六百八十六章 十一万

2020-01-16 22:05: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术士的低语 第六百八十六章 十一万

符文的研究并非是一帆风顺,或许一个意外,又或许某个符文法阵对生命力有影响,都会导致寿命锐减。

总之,德拉科是法阵能够在符文上面研究的这么深刻,并不仅仅是依靠着运气和天赋,而是一步一步的摸索出来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会付出一些代价,最为明显的就是本来德拉科施法者那六七百年的寿命,现在可能只有三百多年,甚至不到四百年的寿命,至于其他的代价,亚连也通过探查之眼知道的清清楚楚,触目惊心,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意。

“三十一年的寿命吗?”

亚连看着面前的面板上显示的资料,一时之间有些唏嘘,这可是一位在符文学上堪称传奇的任务,如果也要被寿命所束缚。

“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你,确定还要成为一名符文师吗?”德拉科施法者的眼中陡然爆出一股璀璨的光芒,让人难以直视。

亚连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当然想了。”

“那你怎么应对寿命受损的问题?”德拉科施法者好似对亚连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而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很简单,只要我变得更强大,不断地提升施法者等级,那自然也就拥有漫长的寿命,寿命受损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好,很好,你不是第一个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但是你确实第一个这么斩钉截铁的说出这种话的人,说明你对自己很有信心,至少在施法者这方面。”

德拉科施法者眼神炽热的打量着亚连,仿佛在看一个稀世瑰宝,在别人看来,这是他十分的满意亚连的回答和态度。

然而亚连自己却有不同的意见,恐怕......眼前这个老人早就已经知道他的天赋,不然有自信的人多了,在老人面前说这话的人也不少,以对方的见识,不可能会露出这幅表情。

不过毕竟是他有求于对方,既然对方想演,那么他就只能陪着装作没有看出来。

“听说你想进入高级班?”

在交谈了半天之后,忽然,德拉科施法者终于提到了正题,尽管有些出其不意,但亚连早有准备,因此沉声回答道:“我对符文很感兴趣,更何况现在符文已然和施法者体系密不可分,我想在施法者一途上走的更远,走的更加顺利,那符文就是必须要研究掌握的。”

德拉科施法者点了点头:“你想进入高级班只是一件小事,我一句话就足够了,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更好的建议,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

“什么建议?”亚连微微眯起眼睛问道,隐约间,他已经猜到了对方所谓的建议是什么。

果然,只听见德拉科施法者淡淡的说道:“不如你成为我的弟子怎么样?”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一位符文大师主动要求收自己为徒,亚连感觉自己的内心毫无波澜。

这个世界的弟子和前世的师徒有些相似,就算不是传承衣钵之人,关系也十分的密切,可以用师徒父子来形容,亚连可不像为自己找一个爸爸。

所以在妆模作样的考虑半天之后,在拉克拉斯施法者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亚连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拒绝。”

“既然你答应......什么?你拒绝,你不愿意成为我的弟子?”德拉科施法者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亚连,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被拒绝的一天。

亚连点了点头:“是的,我拒绝。”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成为我的弟子,可不仅仅只是能够得到我倾囊传授这么简单,还有我的人脉,我的资源,这一切的一切,都将交给我的弟子,甚至这座高塔也是如此,只要能够成为我的弟子,就能够得到现在我所拥有的一切,就算是那些高阶施法者都不会拒绝,而你,却拒绝了。”德拉科施法者的话语中满是难以相信,甚至有些气急败坏的意味。

他想过亚连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或激动的痛哭流涕,或故作平静,实则十分激动.....等等各种各样的表现,但是唯独没有想过亚连居然会拒绝他。

他是谁?

他是德拉科,是符文大师德拉科,是整个青木之城符文第一人,不知道有多少的施法者想要拜在他的门下,他却不屑一顾,现在他主动提出要收对方为师,对方不说感恩戴德痛哭流涕就算了,居然还拒绝他。

“我知道!”

亚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如果成为对方的学生,将会得到什么,“但是,我不需要,就算是没有那些东西,我也有信心能够成为高阶施法者,而且我来只是想要学习符文学的,对你的其他东西没有什么兴趣。”

“可是如果你不是我的弟子的话,我是不可能将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你的,我能够教的只有一些简单的东西。”德拉科施法者脸色阴沉着说道,显然他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无论是谁,一生的努力被别人小看,都不会觉得高兴。

亚连回答道:“足够了,如果太过深入的话,那么我学习的就是你的符文之道了,而我,想要走出属于自己的符文之道。”

“自己的符文之道?呵呵,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德拉科施法者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语一般:“你知不知道,就算是我,在成为大师之前,都不敢说能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符文之道,你一个刚刚接触符文学的菜鸟,居然敢如此的大言不惭。”

“人总是要有一些梦想,万一实现了呢?”亚连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说道:“而且对于我来说,符文学只是施法者体系的一个补充,一个助力,并不是主力,就算是没有,我也有信心能够能够成为高阶施法者,所以没有必要为此找给自己一个师父。”

“你......”德拉科施法者指着亚连咬牙切齿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如果是其他人,他肯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让对方知道符文学不是对方能够小看的,但是面对亚连,他却没有办法辩驳,因为以亚连的天赋,确实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亚连确实不需要符文学,就能够成为高级施法者,这让他感到十分的憋屈。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德拉科施法者不打算在继续这个让他备受打击的话题,“看一看你的符文天赋吧,虽然说高级班不是我的弟子,但是终究是我的学生,如果天赋不够的话,我是不可能同意的,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报复!

赤裸裸的打击报复!

如果不知道他的天赋的话,怎么可能会想要收他为弟子?

然而虽然明知道这是德拉科施法者的报复,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要从对方那里学到最好的符文学,亚连还是不得不乖乖的按照对方的话去做。

“当然没有了,您老请随意考验。”亚连点了点头说道。

“很好,那么就先说说你掌握了多少符文吧,这是最基础的。”德拉科施法者问道。

“我目前掌握了一共十一万三千多个符文。”亚连想了一下,回答道。

“十一万三千个符文?是完全掌握了吗?还是仅仅只是记住了而已?掌握和记住,这两者的区别可是很大的!”德拉科施法者严肃的看着亚连,一股属于符文大师的威严弥漫整个房间。

“都掌握了。”亚连好似没有察觉一般淡然的点了点头,并且抛下了一个炸弹:“而且我已经将其全部微型化了。”

麻阳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萧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宁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治疗医院洛阳哪家好
徐州如何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