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春天

2020-02-20 05:59: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京晨晚报 投资观察界 时尚周刊京财时报南方报道总是给人以躁动和期望,光凭想象身在格子间的我们就能演化出无数的故事,那句“春天不是读书天”也因此深入人心。

但关于春天的萌动其实是一种美好的误读,并不代表实质,或者说全部。万紫千红背后是又一次的自然选择,熬过去的就继续盛开着,熬不过去的也就这样了。

商业社会也是如此,在名利、权位等诱惑的捆绑下,没有谁不被利用,也没有谁能永远笑到最后,就像Facebook风波平地起的“泄露门”。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竞争和逐利了,于是你会看到美团开始做打车了,滴滴外卖也已经在路上,商业社会无兄弟,谁都想分一杯羹。

而对于那些已经攻城略地站稳脚跟的巨头来说,春天还未完全到来,就需要担忧冬天的严寒了。

?

扎克伯格:背锅侠还是帮凶?

被国会议员要求自证,被友抨击,被媒体唱衰的扎克伯格应该是有点恍惚的,Facebook用户信息被泄露之事发生之前,有关的他的大部分都是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并且是好丈夫和好爸爸的典范。

但转换往往就在一瞬间,现实社会的玩法就是以往有多捧你以后就有可能有多踩你。

扎克伯格最终选择在事情发生后的第5天,也就是本周四凌晨做出回应,他在个人账号上写道:“我们有保护大家的数据,如果做不到,那么我们就不配为大家提供服务”。并在接受CNN采访时称自己的公司错信了“剑桥分析”公司。

显然,对于本周末爆出来的5000万Facebook用户信息被泄露之事,扎克伯格是以一个受害者的姿态出现的。

但对于这个回应不买账的大有人在,有人觉得这道歉太晚了,有人则仍在愤怒自己被政治运动所利用。

事情本身其实并不复杂,泄露Facebook用户信息是一家叫剑桥分析的第三方公司,复杂之处在于这家被曝光的公司负责人自称为川普赢得美国大选做出重大贡献,而他们使用的舆情工具就是从Facebook那里获得的用户信息

具体操作手法就是,通过对选民基本信息和喜好诉求的了解,从而向不同的选民推送定制广告,最终获得支持,也就是说在两年前的那场选举中,很多人可能是被诱导投票。

联想到2016年大选时,川普凭借几个州的微弱优势赢得大选,那种假如特朗普团队没有这些数据,大选结果极有可能被改选的猜想令人细思极恐。

恐惧的反面就是愤怒,于是在Facebook的对手Twitter上“delete Facebook”成为热门话题,并有人直言扎克伯格应该让位。

那么,扎克伯格真的是政治的背锅侠吗?

至少有两个方面让扎克伯格团队有不能推卸的和原罪。

首先就是Facebook的商业模式,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公司的盈利模式本来就是靠客户定制广告活着的,简单来说就是,扎克伯格团队向广告公司收取费用,利用自身掌握的用户信息进行精确广告投放。

这一模式也是使扎克伯格在去年陷入“通俄门”的直接原因,自去年9月Facebook证实曾向俄罗斯机构“巨魔农场”出售了10万美元政治广告之后,围绕社交络助攻政治选举的争论就没断过。直至这次泄露事件发生,通俄门也在再次被提及。

另外,早在2015年12月,英国卫报就曾报道脸书用户数据被用于支持德州参议院克鲁兹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但那次扎克伯格的回应更慢,到脸书要求剑桥分析删除数据已经是2016年8月,并且没有对执行结果进行核实。

不管怎么说,这次泄露事件都透露出扎克伯格团队商业模式的原罪性和监管不力,但在扎克伯格的回应里并没有就此进行阐述,也难怪有人不买账。

对扎克伯格来说,这次事件可能只是对他以往技术乐观主义的一次挑战——技术和人文的博弈是每家靠技术驱动的公司发展到后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从前的百度是,现在的脸书也是。

但如果真的觉得Facebook会因此迎来至暗时刻,一蹶不振的话那就是你想多了,别看Facebook曾在两日内蒸发500亿美元,但在扎克伯格发布回应之前,脸书的股价就已经止跌,只因等着抄底的人大有人在。

你看,在金钱面前愤怒者也会不堪一击。

?

商场无兄弟

春分这日,美团打车正式在上海上线,只是上线第一天就被约谈的经历,让路人甲乙丙脑补了无数暗潮汹涌、兄弟反目的画面。

于是程维和王兴之前的那点友谊开始被翻来覆去的描述,不外乎程维创业时王兴给与鼓励,2016年乌镇互联大会时,两人还坐在一起言笑晏晏,但背后却是程维在2015年就入股了饿了么。

但一切以现定事实为依据进行倒退的揣测或多或少带了点YY成分,程维和王兴的关系到底如何应该只有当事人清楚,至于他们二人为何要在对方的领域里分一杯羹,则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这样做对他们各自的业务有大大的好处。

拿王兴来说,经过5年百团大战的拼杀终于坐稳外卖的老大位置,要用户有用户,要场景运用有场景运用——想象一下,在一个软件上完成选地、付账和打车一系列动作也是很爽,梳理一下不难发现王兴正如他自己所说是一个没有边界的人,“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

如今美团打车虽然还没在北京地区上线,但打开美团APP首页已经专门为乘客和司机预留了一个位置,用户点击进去就可以领取3张价值13元的无门槛打车券。而前五万注册的司机更是有0抽成的优惠。

读到这里也就不难理解支持王兴的人为何将美团称为“”了,被前几年打车补贴战滋养的舒服的群众似乎又能回到阳光灿烂的日子了。值得一提的是,美团打车上线首日不到24小时日完成单量就超过15万单,毕竟随着滴滴一家独大,排除一些主观吐槽的声音不说,高达20%的抽成可不是司机们乐意看到的,美团的进入让他们又有了选择权。

而程维的滴滴外卖据说也要在4月1号上线,原因同上,不光王兴要建立一个“生活服务的超级平台”,程维也有此意,谁不想形成自己的产业闭合呢。

别管最终会不会进行补贴大战,对人民群众来说多一个美团总比少一个美团好。

?

马化腾有点疼

本周三,腾讯发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Q4营收663.92亿元,比易全年营收还要多出几十亿元,看上去仍是风光无限,小马哥也信心满满地表示,“2017年实施的多项战略措施,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领先地位,我们在2018年将继续执行有关举措。”

但不尽人意的是,资本市场给出的反应明显令小马哥失望了,第二天收盘时跌幅达5%的现实让腾讯的市值在一天之内就蒸发了超过2000亿港元。

而腾讯的这份财报也被不少媒体称之为难堪的财报,只因细究起来腾讯的增值服务收入和游戏收入都在下滑,而广告业务也没什么亮点,唯一能够救场的只有腾讯的投资收益,看来买买买也并不是只是一个烧钱的游戏。

另外,据彭博社报道,腾讯最大的股东南非报业将出售价值106亿美元的股票,无疑,大股东的抛售,难免不会使人觉得这是利空的象征。

长春最好的牛皮癣医院路线
潢川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苏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六盘水癫痫病哪里看最好
淮安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