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道友记 第二百八十五章 脂粉味

2020-05-21 19:5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友记 第二百八十五章 脂粉味

段安国名义上是中州郡府,却早已被宫中贵人遣往更重要的地方,只把桑道人留在仙台坐镇,这个老道很怕死,身边无数高手日夜随侍,每晚都住在不同地方,荆七取命的对象只能选车夫这个少年,更重要的原因是,车夫身上,背着九刀门六名兄弟的命债。

这六名亲随,虽然不是堂主那样的得力杀将,但时常随在荆七身侧,朝夕相处,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所以荆七要亲手了结这桩仇怨。

府衙所在的那条街上,已经是灯火通明,无数带甲的兵士捉刀带枪,密密麻麻,挨家挨户搜查夜里的刺客。

桑道人躲在一间密室里,身边全是修行的高手,从属下报上来的种种线索看,杀死车夫的人,应该就是荆七,但桑道人很是不解,为何时间这么短?为何只有三刀?为何院子里好像还有另外一人的气息?

桑道人,绰号丧门星,只是此刻的脸色比鬼更难看,别人以为死的只是一个车夫,但是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帮主车夫的名字刚好就叫车夫。

只有他知道,这个傲气十足,又心思阴狠的年轻人,是宫中贵人相中的,不管那位贵人用他来做什么,反正都是贵人的人。

郡府里唯一的两位神行者已经被派出,分别向两个地方报信,车夫的尸身也被适当清理,用最快的马车载着,向郢都飞奔。丧命星一边安排查案,一边号召兄弟们把声势尽量闹大,将来贵人追究下来,也好有个像样的说辞。

“早不死晚不死,段老大刚走半天,你死了,看来这缸只有贫道来顶了,真他娘的晦气。”直到兵士搜查完毕,街巷完全,丧命星才从密室出来,阴着脸看了一眼黑暗的天空,低声咕哝道。

虽然现在整个仙台城,无论大小事情,都有断刀会一言而定,桑道人仍然不指望捉到刺客,既然能三刀砍死一名天启境的修行者,没有高手当场堵截,事后还捉个毛!

……

荆七并没有离开仙台,就在隔着几条街的东城,回首望去,依然能看见府衙街巷的上空,无数火把映出的红光。

荆七捉刀而行,两边的房屋由高逐渐变低,来到仙台东城的贫民区,矮屋横七竖八的排着,组成曲折幽暗的街巷,青石上淌着污水,因为是冰冷的秋夜,倒是没有什么难堪的气味。

一颗柳树出现在眼前,转过街角,是一栋平整的二层楼房,前后两栋,中间是连着悬空的木梯,在众多低矮的建筑当中,看起来颇为雄壮。

“春花楼”,篆字雕刻的木牌,悬在二楼的窗外,招牌挂的有点歪,所用木材也不算名贵,大概就是城中随处可见的落英木。

这是东城的一个低等妓寮,虽然已经是后夜,站在楼前,依然可以听见几道吭哧吭哧的用力声。

荆七踢开大门,力道不是很猛,只是刚好把门后的横木弄断。暗夜里秋风微起,门吱呀一声洞开,像是被人从容推开一般。

伴着昏灯打瞌睡的老鸨顿时惊醒,看着脸色漠然的少年提刀进来,还以为又是那些饿疯了的流民,略带惊恐的说道:“你要干什么!这可是断刀会罩的营生。”

荆七本来不想杀人,奈何实在不满老鸨说出的这句威胁,隔着半丈的距离,迎面一刀,柜台里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隔间里探出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看少年神情冷厉,刀尖淌血,吓得立刻缩了回去,只是不再发出吭哧的声音。

按照事先得到的消息,荆七信步向后楼走去,悬空木梯发出沉重的吱呀声。

走到一半,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满脸惊恐的一个汉子,打着赤脚,胡乱裹着短衣,手里攥一根丈余长的红缨枪,想要偷袭荆七。

“你是老板?”荆七平静问道。

“是爷爷!”

被人发现,那汉子壮胆挺枪而刺,想要先下手为强。

“那也好。”

荆七说出这三个字的同时,汉子就倒下了,肥壮的身躯倒在木梯上,没有发出多大的声响,倒是把木梯压的晃悠起来。

后楼是女孩子们休息的地方,窗子后面,应该就是那棵柳树,荆七一直走进宽敞的通铺前,脚步声惊醒那些熟睡的女孩,一个个提着棉被,遮挡住胸口,就要发出惊叫。

荆七剑眉微挑,心想第一次做,倒是把这件事情忽略了。直刀在空中蛮横一搅动,卧室内狂风骤起,那些张口的女孩,仿佛对着狂猛的秋风,呜呀说不出话来。

宽大的通铺卧室内,卷起强烈的胭脂味道,以及女人贴身衣物的味道。

“不许说话。”荆七冷声说道,室内这才安静下来。

如果杀人,反抗也是白搭;如果劫财,就该去账房;如果是来劫色,那就随便了。

黑暗的宁静中,想开的女孩子们,倒是大胆起来,有几个干脆丢掉胸前的棉被,直起身子,楞楞看着荆七,虽然天光昏暗,她们依然能够看出,眼前的少年长的还算英俊,有那种让人跟着放心的江湖枭雄气质,只是神情冷漠了些。

荆七在众多目光中一眼认出小倩,踏步来到她的铺前,俯身蹲下时,腹部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

看着过于清秀,满脸雀斑的女孩,荆七平静说道:“阿贡的仇,已经报了,这是他留给你的银子,带着走吧。”

荆七扫了那女孩一眼,心中出现的却是阿贡那张熟悉的脸,趴在桌上,口鼻出血,却依然带着满足的笑容。

忍痛起身,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丢下一袋银子,转身离去。

“老板和老鸨,半刻前被我杀了,如果你们不想再做,现在就跑吧。”

荆七一边走,一般斟酌的说道,想着该说的都说了,应该很准确了,想必那些同室的女子,也不敢打小倩银子的主意。

数声惊呼传来,然后是一片纷乱的嘈杂。

…………

半个时辰之后,荆七出现在东城的官道上,离新建的晋王府不远。

作完这两件事,荆七觉得神清气爽,查探自己腹部的伤势竟然已经好了大半,不由心中疑惑,自己的体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悍了。

看着依然有微光的晋王府,荆七沉默不语。

当初他还是秋田帮的一位香主,时局也还没有这么纷乱,他破六尺巷救人,然后替徐风蒋辽顶罪,被郡府陆运长逼迫交出七斤黄金,秋田帮凑足金子后,将其除名,这才有了后来的九刀门,以及现在远赴郢都的使命。

中州郡府,统领州内诸大城邦,那时候的陆运长还在逐步经营仙台,暗中与汪四海斗法;那时的盘西林还是仙台的一名纨绔,夜夜笙箫。

仔细回忆这一切,好像冥冥中有无形的手,牵着自己走,如今陆运长已经不在人世,盘西林也早不是当初的纨绔,自己也要离开中州,离开仙台。

一辆轻便的马车,疾驰而来,却没有发出什么声响,马车在荆七身前停下,赶车的像是一名军汉,想要说些什么,被荆七伸手制止。

荆七上车,愕然发现谢六安竟然在车里。

“兄弟们……还是不放心。”谢大头小心解释道。

荆七笑了笑,没说什么。

“为什么在东边?”谢六安小心问道。

“顺道做件事。”荆七说道。

杀车夫的事情,兄弟们都知道。但是郡府衙门在南边,如果马车从南门官道进出,会更快,更方便,谢六安不知道七爷为何杀了人后又出现在东城,话说,这也不顺道啊。

车里有点沉闷,因为谢大头闻到一股女人身上的脂粉味道,心中猛然一惊,难道老大开荤了。

马车行的很平稳,车厢也很宽敞,马车的轴距应该很宽,车内装饰简单实用,荆七很满意,吐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想到不过数日就能见多郢都的城墙,荆七嘴角溢出一丝满足的轻笑。

谢大头发现帮主竟然笑了,心中的猜想越发笃定,也跟着裂开大嘴,无声笑了起来。

盆腔炎怎么治疗最佳
滑囊炎能吃藤黄健骨丸吗
经期推后颜色发黑
莆田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吉林好的白癜风医院
曲靖白癜病医院
重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辽宁治疗白癫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