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天武圣主第四十章三柄剑求个支持啊

2020-01-24 00:4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武圣主 第四十章 三柄剑(求个支持啊)

才晕开升腾的辉煌顷刻间便黯淡,并不是黑,天依旧有光,不过光并不亮,阴暗,而且这光是血红的,就好似打翻的墨顷刻间侵蚀了柔软的整张宣纸,只不过那墨是血红的。

所以这幅画虽然显得暗红但是却如此刺眼,因为红的好似这片天的每一处都沾染了鲜血。

“此为修罗血海。”溯风冷淡说道,好似一名剑客在介绍自己的佩剑

这是踏入知命境界感悟天地而生的领域,溯风一生皆在杀戮之中,生于杀戮他觉得自己死自然也是死于杀戮,所以他感悟的杀戮,感悟修罗,修出了这片修罗血海,杀戮之天。

血海之中有两面世界,一为浩然正气,二为青峰,正气乃剑,青峰亦是,二剑各自撑开一片世界,乃欧阳正与青峰的领域。

正气浩然如日,辉煌在血海之上,好似海上升日,此为君子正气,浩然加持,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君子三道,他欧阳正勇往直前。

青峰乃山,是直,亦是君子之腰,挺直的山,挺直的腰,这是青峰的剑,青峰的君子之道,乃是一直,直可破万物,可破黄河,他坚信!亦是可破这血海!

两人皆是君子,只不过所求剑道不同,一人以古人君子之理悟剑,一人以天地一字“直”修天地最直之剑!

所以欧阳正的剑有不忧,不惑,不惧!修大道理,修古人心。

青峰只有一字“直”修的乃是自己之心,哪管你天地崩塌,黄河决堤,我自一剑挺直而出!

剑之理,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明悟得深,谁的境界强,条条道路通京城,三千大道,道道通天!

溯风是比青峰,欧阳正还要老一辈的人,如若他是人类强者,必然会为两位后辈赞不绝口,因为皆是如此精彩绝伦,皆是如此绽放,好似荒原之上最为盛开的野花,虽然是野花但是绽放得让人惊讶。

可惜他不是人类,他是魔族,人类的敌对,所以此时的他收敛起了任何赞叹的情绪,变得很是冷淡,所以这片修罗血海刮起了风,下起了雨。

这雨有些暗红,就好似泡得极浓的临江大红袍被瞬间倒在这片血海之上形成了这片雨,所以感觉又苦又涩,加上血腥味的点缀更让人毛骨悚然。

浩然正气在这场好似大红袍泡出的倾盆大雨下光芒黯淡,那辉煌的光都被染上了暗红茶渍,不过此时欧阳正的剑也斩到溯风三尺之外。

但是也仅仅只是三尺,再也不能挺近丝毫,因为君子剑之前有一道宽大的红痕,那是一柄剑,如此宽,就好似开山斧一般,不仅是宽而且还长。

这便是修罗剑,不同君子剑,不同青峰剑,走的乃是大开大合之势,就好似开山斧,宽大的剑身,血红的颜色,望去便能感受到浴血而出的疯狂与弑杀。

真不能进丝毫?

铿的一声,君子剑挑起,在挑起的瞬间微弯折的剑身重新挺直,重新斩下,这一斩朝着溯风的右肩斩下,只要溯风想持剑便必须被斩。

因为代替君子剑的位置一道青锋抵上,这道青锋抵开了君子剑,抵住了修罗剑剑身,所以欧阳正与君子剑才有这斩下的机会。

天地骤然一响,血海翻涌得把如日的浩然正气都覆盖,把这片天都覆盖,好似这血海都要冲天而上,化作头头凶残巨龙,咆哮着朝八方扑去。

血海中一道青峰挺直而起,刺破了遮日的巨浪,迎上了数颗狰狞鲜红的龙头。

一切轰然而碎,血海的中心,修罗剑朝上一抬,修罗剑剑身太宽,青锋剑能抵住修罗剑却抵不住修罗剑太宽,稍微提起,修罗剑便没过溯风的肩头,迎上那勇者不惧,如巨山,如战锤,如雷霆的一剑。

“咦?”

溯风退了一步,疑惑自然也是从他嘴中发出,他疑惑,疑惑的是自己的右肩此时一柄剑已经刺上,便是那道锋利非常如青峰的剑。

青锋剑虽锋利但是只刺破了皮肉,并未刺进骨头,因为修罗剑实在太大,剑身一转便挑开了这诡异如风,锋利如峰的一剑。

这一剑虽说未刺出想象中的伤害但是至少代表了一件事,二人可以刺到溯风,若能刺中自然能刺出致命的伤,就怕刺不中。

修罗剑,被排在兵器榜第十位可不是浪得虚名,持剑可攻可守,攻,大开大合,开山裂地所向披靡,守,如盘山之龙守雄山之势,守的滴水不漏。

有个很久远的故事......古人有鬻盾与矛者,誉之曰:“吾盾之坚,物莫能陷也。”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无物不陷也。”

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应也。

夫不可陷之盾与无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

什么都不能刺穿的盾与什么都能刺穿的矛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一起,矛与盾本身就是对立的。

不过修罗剑很认真也很讽刺的反驳了这个故事,它的盾替战场上的溯风裆下了无数锋利的矛,它的矛替战场上的溯风刺穿了无数坚硬的盾!

这便是兵器百榜排名第十的修罗剑,溯风与它同上战场无往不利,死在他们搭配之下的人已经数不清,就好似溯风脚下的血海一样不知多深。

修罗剑的盾与矛欧阳正与青峰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从来就未想过要破开修罗剑盘龙般坚硬的盾。

刺不破......不对,应该是此时刺不破,青峰觉得总有一天他与手中青锋剑定能刺破修罗剑的盾,不过不是现在,所以现在刺不破自然便绕开。

“惠剑?”面具之下传来了嘶哑的声音好似滚沸的茶水。

“不错。”溯风再次开口道:“所以我理应趁着这个机会将你击杀于此。”

海浪如云去却回,北风吹起数声雷。

暗红的云层压低了身姿,这片天暗下来,有些黑,就好似血液凝固之后的颜色,好似把黑与红的染料丢到云层之中染上了颜色,所以云更浓郁,暗沉。

雷声骤然炸响,好似行军的战鼓震的人心动荡,稀里哗啦的雨声急切了起来,落在血海之上荡起的尽是涟漪,有血滴飞溅而起好似即将盛开的血莲。

血红的背景让溯风的声音显得更加肃杀,那修罗面具被暗红衬托的如此狰狞,血色的长袍在血雨中飞溅,并未被打湿反而荡起阵阵涟漪如同这片血海一样。

被血红渲染的身影举剑,修罗剑剑刃对准青峰,欧阳正,身影动,血海动,这一剑名为修罗斩,斩断血海,斩断生机,斩杀一切,灰飞烟灭。

欧阳正皱起眉头一剑挺出,知者不惑,这一剑要斩断心中疑惑,心中不解,还有那一丝不安,君子何惧一战?剑出如风,风化万千,刺破血雨,好似一艘战船划破浓郁的血雨雨幕,一往无前。

青峰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似在赞扬欧阳正的剑,他闭上了眼,青衫随风动,他显得很淡然,如同他此时的心境,惠剑占得便是惠字,哪管你好似千军万马,哪管你万浪惊涛,哪管你血雨倾盆,我自保持一颗惠心,刺出笔直如青峰一剑。

最弑杀,最浩然,最锋利,三柄剑,嗯,就如此,站在了一起,战在了一起。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治病怎么样
湖北省中医院
武汉哪的医院治白癜风好
甘肃妇科医院
安徽治疗牛皮癣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