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养殖户就渤海溢油索赔14亿康菲辩称影响仅编制

2020-11-18 03:0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养殖户就渤海溢油索赔1.4亿 康菲辩称:影响仅几百米

今天,天津海事法院开庭审理我国21名养殖户诉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菲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海上污染伤害纠纷一案。

2011年6月,位于渤海的我国最大海上油气田、康菲石油中国公司与中海油的合作勘探开发项目蓬莱油田产生溢油事故。事后,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国家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联合调查组发布报告称,这是一起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民警顺线侦查发现染的事故,污染了6200平方公里海水,其中870平方公里海水受到重度污染。作为该油田的作业者,康菲公司应承当溢油事故的全部。

在今天的庭审进程中,河北省乐亭县从事海产品养殖的21名原告主张,他们因此次溢油事故蒙受了巨额损失。他们的索赔总额超过1.4亿元,并要求被告承担703.72万元鉴定费及本案诉讼费用。索赔最多的是渔民栾树海,索赔2700多万元,最少的近180万元。

21名原告多为辽宁省大连市农民,最年长的64岁,最年轻的21岁。原告代理人、中国水产养殖协会会长张福秋说,渤海溢油事故产生时,原告在河北省乐亭海域从事海产品养殖,拥有海参养殖池2905.99亩、工厂化养殖场地5727平方米。他们认为,2011年6月溢油事故造成了环境污染,由于两被告没有及时向社会公布,导致原告误将混有油污的海水纳入海参养殖池,造成大量海参死亡。

被告代理律师辩称,没有证据表明溢油事故对原告养殖区域造成了污染,原告主张的损失与事故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蓬莱油田为康菲石油中国公司与中海油的合作勘探开发项目,中海油具有51%的权益,康菲公司拥有49%的权益,事发时康菲中国公司为作业方。

今天的庭审从9时30分延续至近21时。争议焦点在于:21名原告是否具有合法的养殖权、索赔权;蓬莱油田溢油事故是否对此案触及的养殖区域造成污染;原告主张的损失与溢油事故是否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原告受损程度和损失数额如何判断;中海油是否应该承当赔偿。

张福秋表示,他于2011年7月17日接到养殖户王桂新的通知,发现海参死亡情况。他安排乐亭县水产局工程师赵连怀、尹向辉到养殖户所在的大清河盐场查看,并安排了现场取样。后来,他们将采集的部分石油颗粒物样品送交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化验,结果是油指纹与蓬莱油田溢油一致。

农业部渔业环境及水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的检验结果表明,他们送一定要记得给买过我们东西的买家们发个信息去的海参、虾样本体内的石油烃含量超标,不能食用。

原告索赔超1.4亿元的主要依据,是他们拜托河北博亚科技事务有限公司出具的技术咨询报告。该报告依据21名原告的海参养殖面积、每亩海参年产量380~420斤的估值,再根据每斤115元的市场价,计算出每亩海参损失为4.83万元左右。

张福秋提交的一份证据显示,他本人为乐亭县乐阳水产公司总经理。2010年,该公司被征地拆迁。经过评估,拆迁公司与乐阳公司达成协议,每亩海参按年产量520斤予以补偿。

溢油事故发生后,农业部曾推动渔业索赔行政调解。康菲公司律师表示,康菲公司履行了行政调解下的赔偿,出资10亿元。根据康菲公司、中海油与农业部签订的协议,乐亭县向接受调解的渔民发放的补偿标准为每亩海参540元。而此案中21名原告的计算标准为行政调解补偿的近100倍。

在质证中,康菲公司代理律师指出,原告送交化验的样本从采样到保存、监管均不符合规范,不能用于证明原告的诉求。在渔业损失计算方面,原告所委托的博亚公司不具有相应资质,出具的仅是咨询报告,4名报告署名人也不具有相应资质。因此,该份技术咨询报告不具有客观公正性,不能支持原告的诉请。

另一方面,2被告均指出一点:博亚公司为养殖户出具的咨询报告完成于10月19日,报告中援用了死亡海参的样本检测结果,而原告提交的证据却表明,海参样本直到10月24日才送检。咨询报告中对于海参价格的认定,是根据乐亭县价格认证中心的证明作出的,而该证明的出具时间也晚于咨询报告。

康菲公司与中海油公司还指出,海水养殖需要获得行政许可,21名原告未依法提供养殖证。并且部分原告知称的养殖区域,登记养殖业主不是原告本人,这些原告无权索赔。张福秋对此表示,乐亭县一直未办理滩涂养殖证。他提交了养殖户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作为证据。而被告律师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以说明原告是合法养殖。

在庭审中,被告援引国家六部委联合调查组作出的事故调查结论称,根据事故调查报告,溢油事故的污染范围并不包括原告的大清河盐场养殖区域。

康菲公司代理律师表示,该公司认为,渤海的污染具有多重性,不能把多重污染的环境状况归结于一次溢油事故。

康菲公司提交了一份由纽飞尔环境技术服务大连有限公司对溢油事件所做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溢油事故对原告养殖区域造成了污染。

到庭作证的环评报告主要撰稿人之一、美国纽飞尔公司环境化学顾问刘波说,她所在的公司在渤海溢油事故后接受康菲公司委托,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对渤海环境进行综合分析,结论是蓬莱油田的溢油影响范围局限在溢油点附近几百米之内,与原告养殖区域大清河盐场距离140公里。

刘波作证时说,在渤海区域收集的83个油污颗粒样品,只有两个样品与蓬莱溢油原油类似,且最近的那个样品距离大清河盐场有100千米。

对此,原告代理人张福秋质证时提出疑义:样本是由康菲公司和中海油公司联合收集、提供的,而纽飞尔公司是康菲公司委托的,康菲公司采样没有第三方参与。

天津海事法院12月10日将继续审理此案。

阿尔茨海默病要吃什么药
虫咬皮炎和神经性皮炎
两岁宝宝胃肠感冒腹泻不止
银屑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