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长生证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 逃亡序幕

2019-10-12 23:2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长生证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 逃亡序幕

玄凰宫和悬山族的大战已经轰然打响,而此时弱水深矿之中,一群渴望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也迎来了最好的时机。

“各位,是时候了,咱们行动吧!”

原本盘膝独坐的西陆,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一跃而起,神色振奋地道。

声音不大,但此时在每个人的耳中听来,却仿佛洪钟大吕一般嗡嗡作响。

唰的一声,洞中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西陆的身上。

西陆恍若未见,只是自顾自地走到了洞中角落的一处石壁,二话不说抬头就是一拳。

轰的一声巨响,坚硬的石壁之上蓦然生出一道白光,将西陆势大力沉的一拳生生挡了回来。

西陆的嘴角一撇,右手伸回,狠狠一握之后,拳上骤然闪起一阵诡异的震荡波,随即一道刺目的灵光一击而出。

咔嚓!

白色光幕一阵剧晃,终于抵挡不住地连同其后的石壁碎裂而开,竟然因此而显露出了一条黑乎乎的深邃通道,通道之中弥漫着滚滚的灰白色雾气,不知通往何方。

“西陆大人,这是……”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洞中诸人皆是面面相觑,双目呆滞。而凌霄虽然面上神色不变,其实心中也是惊讶之极。

因为他之前刚刚踏入此处洞窟之极,为了以防万一,他便已悄悄释放出庞大的灵识,将这里的四周扫了一个底儿掉,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收获,更没有发现石壁之后还是别有洞天。

由此可见,刚刚保护石壁的那层白色光幕

,绝对是一种相当厉害的屏蔽灵识的禁制。

“各位,你们不是总问我逃脱路线是什么吗?这就是了!大家跟上,我们现在就准备出发了。”见到众人惊诧的表情,西陆心里一阵暗爽,口中却是淡淡地说道。

说完此话,西陆抬脚自顾自地大步迈入了通道,很快身影便消失在了其中。

“妈的,反正出不去也是个死,老子就信他一回。”一名五短身材的男子骂骂咧咧地跟了上去。向通道中走去了,身影随即消失在了其中。

男子之后,又有三人微露犹豫地跟了上去,但洞中其他人却是一言不发,明显都是一副六心不定、忐忑不安的样子。

看来,即使西陆说过他事先不告诉大家逃脱路线的真实原因,但是雷破天临死前的那番话,还是成功地让不少人起了患得患失之心。

凌霄的心中也是忐忑难安,七上八下,目光忍不住向着一个方向睃了过去。但就在这时,他的眼前身影一晃,原本自雷破天嘶吼就一直沉默的元自立,竟然毫不迟疑地跟随前方四人走进了通道。

凌霄心中一动,眉头皱了起来,感到十分的意外。

不过,似乎元自立在这群人之中颇有号召力,见到他也跟了进去,顿时有如哈哈一笑道:“老徐,元兄都进去了,咱们也不用瞻前顾后了,走吧!”

另一人也是一声大笑:“走就走,老子才不愿意再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两个人互望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身影一晃射了过去。

这一下,后面的人也不再犹豫了,当即凌霄身侧衣袂破空之声不绝而响,众人纷纷投射过去。

此时此刻,即便他们仍对西陆的逃脱计划将信将疑,但在眼下这种情势之下,也只有赌一把了。因为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毕竟,只要有一丝希望,没人愿意终生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囚牢一直待下去。

凌霄默默无语地站在一边,等到大部分的人都进入通道之后,方才身形一闪地跟随进入。

有人突前,有人垫底,就算是有什么突然袭击,自己也不至于措手不及……凌霄心里这样想着。

通道渐渐地宽阔起来,一行人走了一盏茶的时间,通道的已经有了五六丈的宽度,而四周的墙壁却是一种闪着灰色光泽的矿石,竟是众人从未见过的一种品种。

这些矿石散发出一阵淡淡的灰白色雾气,凌霄注意了它们一阵,后来发现其无色无味,对身体似乎也没有什么影响,便对其直接无视了。

通道一直这样默默地向下延伸着,似乎要带着众人走入更深的地底,凌霄心里默默算着数目,好像已经走了二三十丈深了。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地流逝,不知不觉众人已经走了两个多时辰。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跟着西陆默默地前行,通道之中只闻大家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也不知走了多久,众人忽感肌肤一阵水汽,一阵沁凉,似乎前方有着一片水系的所在。

疾行数十步过后,一个巨大的地下世界便出现在了眼前。

凌霄的目光四下一扫,触目所及全是一片片那种灰色的矿石,四周长满了许多怪异的不知名植物。

视线的中心位置,赫然是一座占地庞大的巨型湖泊。

此湖泊约莫占去了此地的三分之二地面。即使站立之处距离湖面足有十余丈的距离,但仍是令人感觉寒气彻骨。湖水黝黑,一眼看不到底,湖面上方却萦绕着一层浓郁至极的灰白色雾气,且散发出一阵隐隐的恶臭。

一人伸手一招,地上一支枯枝便腾空而起,直直地朝着湖面飞了过去。

啪的一声轻响,枯枝落在了湖面之上,一个打转之后,便直直地沉了下去。

那人微一沉吟,嘶啦一声,从自己袍子上撕下一块布来,伸手一挥,一股无形之气便托着残布去到了湖面上空。

同样的一幕出现了,那块残布也缓缓地沉入了湖底。

“这……这就是传闻之中的弱水了吧。”那人陡然发出一声长叹:“果然是无物不沉。西陆前辈,但愿你所找到的出路,不是要让我们从弱水泅渡过去。”

听闻此言,众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一股骇然之色。

凌霄的目光,此时却被岸边一座灰黑色的法阵吸引住了。

那法阵之中有着十余座灰黑矿石砌成的高台,似乎排成了一种诡异的阵型。每座石台之上,都插有一面金灿灿的阵旗,其上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此时,队伍最前方的西陆转过身来,说话了。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未直接回答那人的问题,而是淡淡地道:

“各位,此地便是老夫费尽多年心血方才觅得的逃脱路线入口。你们可能都知道,在咱们的弱水深矿之下,有着一道空间裂缝,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便是这道裂缝的一个薄弱节点。只要我们打通这一节点,便能进入那些贪兽所在的深渊!届时,我们再在其中找到下一个薄弱点,继续打通过后,便能回转到地面,从此彻底摆脱被奴役的命运了。”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一阵大哗。

“西陆前辈,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且不说我们如何打通现在的这个节点,就说我们按照计划进入了贪兽聚集的深渊……那不等于是才脱虎口,又入狼穴?我们在矿底面对的兽潮,那还只是一小部分贪兽,但都已经让我们死伤惨重,要是现在我们再跑到它们聚居的巢穴……那不是找死吗?”

“对啊,西陆前辈,且不说我们能不能抵挡得了那么多的贪兽围攻,就说我们运气好,到了深渊一只贪兽也没有碰着,但是在那里我们又去哪里寻找下一个薄弱点呢?我们还要在里面花多长时间才能找到?找到以后我们还有可能继续打通吗?”

“西陆前辈,我们每个人可是只有三个月的虫卵解药啊,你能保证我们三个月能打通两处空间节点,还能突破众多贪兽的围剿?”

“西陆前辈,听说贪兽所在之地全都是刮骨的天风和瘴气,这个你有没有想好如何应付?”

“西陆前辈,深渊里面的下一个空间节点,你知道它最后会通向哪里?该不会费尽千辛万苦地打通了它,结果又让咱们回到原处了吧?”

“西陆前辈,还有没有别的方法了?”

“西陆前辈……”

群情汹涌,众人纷纷对着西陆议论纷纷起来,没有一人对他的这个计划表示看好。

“好了,大家听我说两句。”

在一片众说纷纭之中,西陆单手一翻,手掌之中赫然出现了一块森白色的兽骨骨牌,还有一个黑气沉沉的硕大葫芦。

他将两者高高举起,缓缓说道:

“这面骨牌是老夫用贪兽之骨祭炼的气味混淆器,只要大家捡起戴在身上,贪兽深渊里的天风和瘴气都对你们产生不了任何的伤害;这个葫芦里面装的也是老夫收集贪兽精血祭炼的灵液,一旦服下之后,你们身上就会散发出跟贪兽一样的气息,从而让贪兽将大家视作同类,不会发起攻击。这两样东西,在我们进入贪兽深渊之后,老夫就会给每个人分发一份,同时还会马上兑现诺言,协助大家破除灵识海之中的血禁。”

“啊,这样真是太好了!”

“西陆前辈真乃信人,晚辈对前辈佩服得五体投地!”

“西陆前辈,我就说过,你是一个真正的君子!”

凌霄默默地站在一旁,没有插言,目光只是盯在不远处的元自立身上,闪烁不已。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能刷卡吗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再线咨询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营业时间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成都蜀都乳腺医院可靠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