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

2020-11-20 18:0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 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 原标题: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 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   11月2日,中央深改委审议通过《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若干意见》,提出要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为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法治供给、完善资本市场违法犯罪法律责任制度体系指明了方向。   中央要求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彰显坚定决心   中央深改委会议提出,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对加快推进资本市场有关立法工作,提高法治供给的及时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吴弘表示,中央层面审议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文件,显示中央高度重视健全证券执法司法体制机制,打击证券违法犯罪活动,维护市场秩序和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决心。   专家指出,落实中央深改委要求,需要着力完善资本市场法律体系,加快推进包括《刑法》修正案(十一)、《期货法》在内的重要法律法规的立法工作,不断健全资本市场法律责任制度体系。同时要加强法律法规的实施工作,推进有关制度落地,畅通民事赔偿救济渠道,切实提高违法违规成本,为全面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提供坚实的法治保障。   资本市场法律制度建设提速   资本市场是以规则为导向的法治市场,近年来,证监会会同有关部门,顺应中国资本市场发展需要,借鉴国际成熟经验,稳步推进制度创新,推动制定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取得了突破性成效,为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犯罪行为奠定了坚实基础。   首先,《证券法》的修订出台,全面提高了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   新《证券法》大幅提高对欺诈发行、虚假陈述等证券违法行为的罚款金额,进一步加强了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责任追究,完善了证券市场禁入制度,进一步压实中介机构行政法律责任,强化了民事赔偿责任。   专业人士认为,新《证券法》增加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的执法措施,明确监管措施制度,增加举报奖励制度,规定拒绝、阻碍调查的行政处罚制度,为监管机构开展执法工作赋能增效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   而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的建立,为证券集体诉讼落地实施提供了制度保障,将有力地震慑违法违规行为。   新《证券法》建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规定投资者保护机构受50名以上投资者委托,可以作为代表人按照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原则,依法参加证券民事诉讼。今年7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相关司法解释,证监会同步出台了投资者保护机构参加代表人诉讼的配套通知。   吴弘表示,新《证券法》修订,建立了包括集体诉讼在内的一系列制度,以及最高法院近期出台两个纪要,是遵循和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对新时期证券执法、司法工作的部署,夯实资本市场法治基础,保障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措施。这既是对欺诈发行、财务造假等确定惩治准则,也是对因此引发的投资纠纷的解决提供依据,还是对近年来屡禁不止的证券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威慑。   最高法两个纪要的出台,令司法保障进一步得到增强。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全国法院审理债权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等,针对资本市场实际情况,从优化案件审理程序、统一法律适用等多角度提供了制度保障。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操纵市场和利用未息交易犯罪刑事司法解释,为打击典型证券犯罪行为提供了具体制度规定。   与此同时,《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亦使进程加快。   近期,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进行了第二次审议,草案完善了证券犯罪规定,对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操纵市场、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等四类犯罪的刑罚力度大幅提高,强化了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法律责任,与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证券发行注册制改革相适应,维护证券市场秩序和投资者利益。   资本市场法治供给尚存优化空间   毋庸讳言,我国资本市场法治供给方面目前尚存一些问题,需要作出相应安排,以适应资本市场快速发展的实际情况。   “目前《刑法》修改工作尚未完成,现行《刑法》对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违法犯罪行为的刑罚设置整体偏低,刑事立案追诉标准相对滞后,不能完全适应新的执法形势需要,亟须修改完善。”专业人士认为,鉴此,加快推出《刑法》修正案(十一)尤为重要。   而投资者民事赔偿救济方面,集体诉讼还没有实践案例,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还设有前置程序的限制,责令回购有关安排尚未出台,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还有进一步完善空间。   另外,新《证券法》已于2020年3月1日正式实施,但是与之配套的部分行政法规尚未完成制定或修改,证券非法活动的行政责任规则体系还不够健全。   此外,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规范期货制度,期货制度的缺位,不利于依法从严、从快打击期货有关违法犯罪行为。   资本市场立法机制也有优化空间。   “与其他市场相比,资本市场具有发展快、创新多、变化大的特点,对法治供给的需求尤其迫切,在资本市场发展成熟的国家,其证券法每隔一两年就会修改一次,以适应不断发展的市场需要。”专业人士表示,相比之下,我国资本市场立法周期相对较长,立法程序也存在进一步优化空间。   专家认为,上述几个方面分别涉及立法、司法和执法。   “就立法而言,资本市场立法在修订速度、专门规范、配套措施、责任体系等方面仍不适应市场高速发展与不断创新的需求,法规之间的协调也有待加强,可以考虑给国务院和监管机构更大的授权,以满足市场法治需求。同时要加快期货法等市场基本制度的立法进程。”吴弘表示。   执法监管方面,吴弘认为,要全面落实《证券法》就需要一系列配套的行政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相关的立、改、废工作,需要及时保质保量完成。同时监管机构在加强执法力量与执法能力、跨市场或跨境监管协调方面也需要进一步重视。   司法方面则涉及民事与刑事。   “民事方面,要加快使代表人诉讼、责令回购等法律制度落地发挥作用,进一步整合提高仲裁、调解等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既是对投资者的有效保护,也是对违法犯罪者的有力警示。”吴弘认为,刑事方面,为增强对证券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除修改《刑法》加大刑罚惩处外,还可考虑及时设立专门的金融检察院,在已有的金融法院中增设刑事审判庭,以专业司法队伍惩治和预防证券犯罪。(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青岛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青岛白癜风医院电话
青岛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青岛看白癜风哪家医院专业
分享到: